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题栏目 > 改革开放四十年

【我的40年】骨头糁,懒火地,岁月的味道

时间:2018/9/20 17:03:49|点击数:

  【我的40年】骨头糁,懒火地,岁月的味道

  岁月较之光阴 意味更长更远

  生活中的一点酸 一点甜

  一点苦 一点辣 一点咸

  都成了岁月的味道

  40年,于人生而言,是从牙牙学语到不惑之年;40年,于国家而言,是从改革开放到社会主义新时代。

  如果细心观察,比起过去,你就会发现现在的农村人“懒”了许多,出门干活坐车了,三犁三耙不耕了,稻田薅草不用了,劈柴煮饭不消了,唉,突然间才发现,40年来的变化太大了,太多了,农村的生活“懒”到得“闲”了…

  这种情况在过去是没有的,记忆中的农村一年四季都是忙活的日子。

  回忆在被提起的时候,对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饿并乐着,因而对一些现在看来较为平常的食材,及那时苦累到骨头的劳作记忆最为深刻了。

  一直还以为十年前还是1978年,却未曾细思,弹指一挥间,一转眼就是40年……,时光荏苒,岁月匆匆,一切仿佛还在昨日。

  那年,一到腊月末,空气里就处处弥漫着杀猪过年的气息(小时候对过年的感觉可能更敏锐些),农村寨子此起彼伏的砧板响,就为了制作这种叫骨头糁最为下饭的美食。忙活了一年的人们,除了忙碌和准备三亲六戚最期待的团聚,骨头糁的砍剁,似乎也是那时每家每户必须剁制的砍剁一般是年轻人份内的力气活,骨头取自土猪的脊骨,软肋骨,胸膛骨,剁细剁瓤,加上腊月头风干的姜末、苤菜根,再倒拌上自家酿制的包谷酒,高度的自烤酒能起到提味保鲜的作用。

  苳叶是热带、亚热带沟谷箐边特有的一种植物,叶片宽阔密实,那年的人们常用来包裹各种食物。骨头糁捏实成团后用苳叶包裹紧实,合着苳叶的青香在正月的春日里,糁的味道会慢慢生成。那年农村多数食品制作的用途,不仅仅是用来下饭的,更是为生产做活耕种准备的,捆绑结实成小包的骨头糁,不仅出门方便携带,更是这种歇山生活与山茅野菜烹煮难得的调味品。现在的农村,骨头糁的腌制只砍不剁了,或许是现在的耕作方式和农村生活的本身,也没有用苳叶包裹出门携带方便的必要了。随着市场经济的推行,耕作方式越来越接近现代化和市场化,过去刀耕火种、挖懒火地的方式得到了彻底颠覆,省时、省力、省钱,不省产量的劳作方式替代忙活也不见成效的耕种方式。在新的时代,不只是耕作方式本身,就是连一种食材,也都是相应随着社会发展在变化的,要说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变化有多大,也可以通过一种食材从食物到美食的变化可见一斑。

  无论那些属于我们的回忆是美好的、平淡的、甚至苦累的,都能让我们穿梭时空,回到当年的那个时刻,回味起一种甜而涩的味道。40年前,经历和曾经的那道骨头糁、懒火地,注定是60、70后挥之不去岁月的味道。